• 2010-10-18

    城門城門開不開? - [懒言懒语]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ianliang32cafe-logs/79614633.html

    我要用文字重建一座城市,重建我的北京。用我的北京否認今天的北京。在我的城市裡,時間倒流,枯木逢春,消失的氣味兒、聲音和光線被召回,被拆除的四合院、胡同和寺廟恢復原貌,瓦頂排浪般湧向低低的天際線,鴿哨響徹深深的藍天,孩子們熟知四季的變化,居民們胸有方向感。我打開城門,歡迎四海漂泊的游子,歡迎無家可歸的孤魂,歡迎所有好奇的客人們。(摘自北島《城門開》序言)

    昨天我最愛的兩頭胖子和我排排坐寫作業。胖子甲在旁邊寫微博,胖子乙在旁邊寫劇本,我在一旁讀搶來的新書,場面甚是溫暖。

    先是草草讀完陳冠中先生的《甚麼都沒發生》,某胖子見我那麼快讀完說我不負責任,那是因為他不知道我著急看北島的《城門開》。翻開看完序言我隨即合上了書,沒辦法讀下去,有些書真的不是用眼睛讀的。我把書帶回了家,天黑之後,一個人去逛了屬於北島的北京城。我跟著他一起 回憶著 他的童年,跟隨他拜訪老鄰居,跟著他在大街閒逛,許久才從他迷宮一樣的城裡跑出來。

    想是累壞了,中午才醒來,窗外灰暗低沉如夜晚,居然在下雨。原來北京也可以遇雨成冬。後來走在又濕又冷,破敗不堪掛滿空調機的胡同,眼睛跟著也濕了,周身寒涼。

    數不清偷用了多少北島的詩句給自己的圖片作說明,或者說為自己的心情作註解。這一次又透過他的城去看自己的城,一層層剝開,一扇又一扇門推開後,我似乎看清楚了那座屬於我的北京城,驚奇地發現,原來我的那座城比北島的城蒼老許多⋯⋯

    隱約還看到昨天那三個人,明明穿著暖暖的袍子,圍在火爐旁,看書,喝茶,吃果子。

    城門城門幾丈高? 三十六丈高!

    上的甚麼鎖? 金剛大鐵鎖!

    城門城門開不開? ⋯⋯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