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大教堂》后,小二又翻译了雷蒙德·卡佛的:

    《当我们在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When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

    做这本书的设计稿时,我一心想用两种晦涩难辨的颜色谈论点儿什么⋯⋯

    可是人生啊,就是这么多纷纷扰扰,总之,一切这么那么那么这么地发生着,当我收到样书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并不太认得它。开本的变化,纹理的变化及色彩的变化⋯⋯ 记得有人说,爱情,从来不往对的地方去,那好吧,这书也一个命运。不过,卡佛的文字我还是可以读的,即便只为下面这小段文字, 这本书还是值得推荐下的。关于爱情这回事儿,他这么说,而我非常非常的同意。

    你们在相遇之前也曾爱过别人……如果我们俩有谁出了事,我想另一个,另一个人会伤心一会儿,你们知道,但很快,活着的一方就会跑出去,继续再次恋爱……所有这些,所有这些我们谈论的爱情,只不过是一种记忆罢了。甚至可能连记忆都不是。

                                                                                 ——雷蒙德·卡佛

  • 恩,又是新的一年了,不过因为还在忙着赶交09年未完成的作业,所以这个新年来得有点儿令艾同学措手不及⋯⋯

    不过还好,真的还好,有丰盛的晚餐有亲爱的朋友一起辞旧迎新,还是相当的幸福。

    HELLO 2010!HELLO EVERYBODY!HELLO艾同学⋯⋯哈哈,最近实在听太多Jim morrison的歌,不时有想要大声喊叫的情绪 !顺便说下,真的狠喜欢他,无论怎样,就是喜欢,非常喜欢,相当喜欢。

    按理说呢又该总结和规划点儿啥了,可真是越来越觉得没什么要总结,也没什么要计划,踏实过好每一天似乎就很好。唯一想要说的,是感谢。感谢生活,感谢朋友,感谢身边的每个人,感谢所有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事,感谢每个季节,感谢每一天⋯⋯⋯

    感谢!

  • 到史家老大留言了,他说:没有海报的聚会,还真是像一次生死未卜的接头

    哈哈,抱歉抱歉,赶紧解释一下为什么是没有海报的聚会。

    恩,一来,年底艾同学忙坏了,真的坏了,需要帖膏药的那种坏。二来,好不容易和史胖子接上头,我馆网络又坏了。网络刚修好,我就外出奔赴另一编辑室工作看稿直至深夜二个点。然后今天上午胖子问:周六了哎,怎还没发通告?我说:哎呀,下午就发。于是我来发了啊,但海报真的就莫有了呢,严重对史老师道个歉!

    那么,没有海报了,又是年底最后一课,不如我们敞开了搞?!想来的都来呗,算我们大家年底最后一次隆重的接头大趴踢??可行么?听得见就听,听不见得我们顺便庆祝下圣诞新年的也成。当然最值得庆祝的是我们整的这个事儿,每堂课都如期、按时、顺利的坚持下来,这么不靠谱的事情居然发生在我们大家身上,尤其是史航老师身上,天呐天呐,必须庆祝!赶紧庆祝!

    真的多谢各位同学,多谢史航老师!新年好新年好!明天见!——艾同学

                                                              第九回

                                              [生命是一次漫长的接头]

                                                         ——八一八间谍小说和格雷厄姆·格林


    其实,这次是想谈我最心爱的作家,英国人格雷厄姆·格林。
    他写过很多题材,我读的第一本是《人性的因素》,那是一个中年间谍的绝望人生。从此信任了格林,因为他写的卡斯尔,有那么多心理都是我的。我的软肋和我的指望,我的习惯和我的恐惧。
    旁人绘声绘色的描摹了绝望,进而成为绝望大师,那又如何,他的绝望对我不过是隔靴搔痒。而格林,他写下一页绝望,我读了就会增添一点信心,像是单人牢房里,听到有人在轻轻敲墙——原来,还有人跟我是一样的。
    也许,阅读就是一个寻找难友的过程。

    当然还有毛姆,勒卡雷,福赛斯,还有那么多写间谍小说的高手在我们周围晃荡。
    但是,83版的《射雕英雄传》有过这样的主题歌,在第三部《华山论剑》里:
    “论武功,俗世中不知边和高
    或者,绝招同途异路?
    但我知,论爱心,找不到比你更好……”

    是的,就算殊途同归,我也选择跟格林同行。
    生命是一次漫长的接头,而格林,他不会放我鸽子。——史航

     

    特邀主持:史航
    時間: 二00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周日) 
                1400 1600
    地點: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北大街錢糧胡同32

     

    前往方式:
    地铁五号线东四站C口出,往北行约300米路西为钱粮胡同东口,由东向西约200米胡同南侧。
    途经钱粮胡同公交:106路/116路/684路,钱粮胡同站下。

  • 平安夜,我们要在一起!
    每年平安夜的合影,对艾同学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所以。
    你,你,你,你们!我家的!姥姥家的,他家的,她家的,那,那谁家的!都来吧!就不一一通知啦!

  • 昨天的。

    今天的。

    昨天拍了张办公桌前的风景,当时就想,恩,这张可以做成贺卡用哦!然后,今天才到工作室,就收到了下面这张贺卡!所以呢,刚好把上面那张图送给寄来贺卡的朋友杨,真的是一份非常遥远的祝福!在入冬最冷的一天收到这么温暖的问候!一整天都很开心很温暖,谢谢你!

  • 嗖⋯⋯一个星期就介样子过去了,所谓年底忙碌高峰期貌似到来鸟。

  • 蓝色的手机。

    蓝色的爪套。

    蓝色的外套。

    正版变态蓝艾同学。(photo by LUOSUO)

  • 《青衣张火丁》上、下卷蓝纸送到,艾同学干的第一件事儿是先拍照,而不是校稿。

    翻开打印并不精细的蓝样时,不夸张地说有点儿百感交集。毫无疑问,火丁老师是幸运的。

    我们进印厂车间时,机长貌似和色彩最为浓艳的《梁祝》搏斗许久了。

    恩,请注意工人身后六老师的眼神儿,他在看的是四色印刷样。

    每次看到这叼纸的机器我就满脑子《Matrix》。

     

    杀青的庆功饭吃了好几回了,今天仍在杀啊杀啊杀青ing⋯⋯

    估计一路得杀到新书发布会了,我坚信。

    六老今儿说了,我们要向日本编辑一样工作,还说人家日本印厂都有给编辑准备的宿舍。

    算了算即便印厂一天给安排三台机器,我们还得出入大兴地界儿2x3趟。

    顺便汇报三件事儿:

    起太早情绪有点失控,去地铁站的路上,一时兴起,小跑了有个50米,迅速气喘吁吁大汗如淋。恭喜艾同学成功从“亚健康”步入“季健康”。

    2 刚上地铁,身边有一女同胞就开始打电话,活活从东单打到万寿路。我羡慕地一直盯着她看,看得她后来都不好意思了。其实我只是羡慕她电话的待机时间而已,因为我的电话是随时都需要充电的罗拉。不过最新消息是六老实在看不下去主动申请帮我买山寨电池,很快我也将具备强大的通话功能了,恭喜。

    总算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爱地铁了,地铁实在是这个年月很靠谱的东东嘛,害我早到20分钟,MD。

  • 2009-12-06

    HELLO MONDAY! - [懒言懒语]

    FRIDAY......

    SATURDAY......

    SUNDAY......

    连续好多天早十点到晚十点都泡在工作室,基本上没怎么离开过这间15平米的小屋子,甚至这张大工作台⋯⋯有图为证,每天只偷摸拍一张玩耍下。石姨都忍不住问说,最近作业怎这么繁重?!呵呵,我一向把赶稿子称为“写作业”,不过这次不是“写作业”,是“战斗”。

    事实上自打六老我们开始密集赶制《青衣张火丁》,他发来的简讯差不多都是几时几点我们去小院儿继续战斗吧!于是乎他每天背着他的啊包包,拎着左一袋稿子右一袋还是稿子,从遥远的“西雅图”赶到这北京城最美丽的小门房,我们天天火丁、天天战斗!本周六,也就是昨天,更是甭提多热闹了,能来的该来的战士们齐聚钱粮,场面声势都不能再大了,集体奋战的一天。我相信大家这一天都工作得很愉快,不过有一位战士那是相当的不幸,不得不说道说道。此人一大早从天津赶来,溜溜在钱粮看了一天稿子,天黑才给放出去。好不容易结束工作吃个晚饭,六老也不让人歇着,借着点醉意让人开唱!还是想听哪段就点哪段那种。听就听好了,唱完了他还很严肃地点评人家,什么你这段不好,你不能唱齐派,你怎么怎么⋯⋯这还不算完啊,吃罢晚饭,这位战士还起身买了单,然后,连夜回天津!

    恩⋯⋯这位战士姓马名骞。

    周末事迹汇报完毕,明天周一,艾同学休息。

  • 2009-12-04

    怎么办? - [懒言懒语]

    文芳作品《雨》

    如果以上这样的场景真的出现,如果真的到了天上下刀子那个地步⋯⋯我们怎么办?

    这是朋友文芳的新作展《生日礼物》其中一件作品,题为《雨》,关于水污染的大型装置艺术作品。应邀看展不敢迟到,进得画廊,立刻置身于她布的“雨林”里。刚站稳脚,忽地一道光闪过,眼前刹那空白⋯⋯

    我无力描述自己的心情,所有的感受都是纯粹个人的。

    关于文芳的这场“雨”,她自己是这么说的:

    那天我坐公共汽车经过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北京的外地人居住区。马路两边是两条时断时续的臭水沟。令人窒息的气味从车窗内灌近来,让本来饥肠辘辘的我顿时就饱了。水沟里的水是灰蓝色的,看上去有相当的浓度。里面飘满了方便面带、冰棍袋、烂菜叶和各种不值得拿去换钱的废品。
    突然我看到一只流浪狗趴在水边,正在尝试喝一口水。
    它几次把嘴凑到水边,但又被强烈的异味熏得抬起了头。但最后,可能是因为太渴了,它极不情愿的慢慢的把嘴又伸了回去,喝了起来。那一刻,我的心猛得疼了一下。
    臭水沟旁居住着很多外地人,他们的孩子像野狗一样放养着,
    并不比狗干净多少。他们一半的玩具都是在这条街上拣来的。没有大人制止他们的行为,因为这些在北京打工的人们自己还得去忙着养家胡口,而老人们就在这恶臭中坐在路边发愣。
    中国人说:就算是天上下刀子……那是说就算在最坏的情况下……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坏的情况,但我的心经常被这样的刀子戳着。
    所以我把他们做出来给大家看,看天上的刀子。
    发展经济是硬道理。但有多少钱才算富有呢?
    我小的时候是在附近的野地里玩大的,而这些孩子是在垃圾堆里玩大的。我真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在花园里长大,就像我们被承诺的那样。可我真的不知道等到我们足够有钱的时候,花园里下的是不是只有尖利的刀子了……


    后来那天还花了吃午饭的时间,去看了正在UCCA展出的题为《中坚》的展,副题是“新世纪中国艺术的八个关键形象”。我对他们提出的那8个关键形象不感兴趣,但这两个展都值得一看,尤其是《中坚》阵容里孙原&彭禹的几件作品,可重点看看。展期都挺长,近期得空去798旅游的朋友不妨去看一看,庞大的当代中国艺术家群体里,还是有些踏实做艺术的。

    孙原&彭禹作品《明天》


    文芳《生日礼物》

    展出地点:798中二街[巴黎-北京画廊]

    展出时间:2009.11.27~2010.1.27

    《中坚》新世纪中国艺术的八个关键形象

    展出地点:798 UCCA艺术中心

    展出时间:2009.11.17~2010.2.28

  • 2009-12-02

    安。 - [懒言懒语]

  • 天气冷了,员工上下班比较辛苦,所以我们的营业时间做了以下调整:

    *每星期一休息

    *周二到周五 营业时间为:12:30~22:30

    *周六日 营业时间为:11:00~23:00

    特此通告,如给您带来不便,敬请原谅。

  • 2009-11-29

    墨迹。 - [懒言懒语]

    昨天,就为了写三个字儿,把多半瓶一得阁墨汁搞翻了。茶壶茶杯,桌子椅子,电脑花盆,包括身上的小棉袄和牛仔裤,无一幸免。场面相当混乱、墨迹相当壮观,还换来一整天都没散尽的墨香!


    越来越冷了,这几天特别想念温暖的太阳,特别特别想的那种想。

  • 第捌回

    [我想成长,但不想长大]

    生命可能是一个偶然,但成长绝对是个必然。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很容易就长大了。
    但是总有不想自己长大的呆瓜,比如小飞侠彼得潘,他总忘不了回到“永无岛”的那条路。还有不想别人长大的笨蛋,比如怡红公子贾宝玉,他就怕女孩子由珍珠嫁成鱼眼睛。
    《半生缘》里说:“我们回不去了。”
    回不去,能不能也停住脚,不往前走?
    做不到。
    做不到,也要这样许个愿。

    这个下午,我们试试许这个愿,然后再提醒彼此——
    就在我们许愿的这一刻,我们又长大了一点,又成熟了一点。
    而且,
    可许的愿,又少了一点。

    特邀主持:史航
    時間: 二00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周日) 
                1400 1600
    地點: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北大街錢糧胡同32


     錢糧美樹館創意課堂參加辦法:

    1.敬請短信(13436702545報名,憑預留人名資訊入场。

    2.每堂課時為兩小時,課間休息20分鐘。

    3憑當日聽課資訊,在美樹館咖啡消費可享受八八折優惠。

    4.為保持安靜清潔,請勿將食品和飲料帶入課堂。

     

    前往方式:
    地铁五号线东四站C口出,往北行约300米路西为钱粮胡同东口,由东向西约200米胡同南侧。
    途经钱粮胡同公交:106路/116路/684路,钱粮胡同站下。

  • 2009-11-21

    happy weekend! - [懒言懒语]

    某天吃的玉米窝头,好看!好吃!

  •  

    好些天前的事儿了。景德镇来了个朋友叫邵小科,非得见识一下野长城,艾某临阵失约,由绿小豆领着去了延庆。晚上回来给带了一堆山货,山白薯,山梨子,山苹果,山豆腐丸子等,都好吃得很。不过本人最希罕的还是山里的‘姑娘’,在办公室书架上摆放有一阵子了,着实好看,看看就高兴。

    路易都拍过了,我还没得拍,今天太阳好,赶紧拍

    灯笼草:多生长于野外,茄科酸浆属,一年生草本,花期7~9月,果期8~10月。

  • 2009-11-16

    窗外。 - [懒言懒语]

    醒来,窗外的风景已不一样。

  • 2009-11-12

    小启事。 - [展览活动]

    关于11月21日我饭局版《茶馆》加演,有几点小说明:

    一,名额非常有限,只有50个席位。

    二,不直接跟艾同学或者美树馆前台报名。

    三,限众演职员直系亲属及饭局密友,实名出席。

    四,不是饭局密友,但仍是密友的亦可。

    综上所述,11.21《茶馆》加演版基本属于我饭局老友的一场别样大趴踢。在这里要跟一向支持我美树馆的同学们说抱歉了,暂不能接收你们直接跟我报名。不过由此引发了不少人对话剧的兴趣,更有人建议成立一个美树馆话剧社!?好让同学们都可以参与进来⋯⋯这个事情貌似不难实现,导演编剧都不缺,只要我们有这热情,莎士比亚的剧许是也能搞定,哈哈!

    再议!再议!

  • 1991年离现在有多少年了,并不难计算,难计算的是心情。

    忽然间,和一个近20年没有联络、没有再见过面的人通电话,心情必然异样。

    我说你还好么,把自己都安顿好了么?那边说,还好。都好。

    大家一语带过的好,隐藏的该是多年的一分牵挂。

    无论怎样,彼此记得,真好。

    没有更多的情绪没有更多的感慨,放下电话,觉得自己貌似长大了。

     

    最近在听王若琳的歌儿,其中一首[times of your life]非常应今儿的景,不过本人不会发音乐的链接,只能发发歌词分享一下今天。

    [times of your life]

    Good morning, yesterday
    You wake up and time has slipped away
    And suddenly it's hard to find
    The memories you left behind
    Remember, do you remember?
    The laughter and the tears
    The shadows of misty yesteryears
    The good times and the bad you've seen
    And all the others in between
    Remember, do you remember
    The times of your life? (do you remember?)
    Reach out for the joy and the sorrow
    Put them away in your mind
    The mem'ries are time that you borrow
    To spend when you get to tomorrow
    Here comes the setting sun (the setting sun)
    The seasons are passing one by one
    So gather moments while you may
    Collect the dreams you dream today
    Remember, will you remember
    The times of your life?
    Gather moments while you may
    Collect the dreams you dream today
    Remember, will you remember
    The times of your life?
    Do you remember the times of your life?


    时过境迁,当你醒悟往日的记忆已经模糊。
    过去的泪与笑,幸福和挫折,以前的朋友们已经被自己遗忘。
    察觉到了吗?生命流逝的声音,你听得到吗?
    忘掉过去,从回忆中醒来,一切为了明天!太阳升起又落下,明天还会升起。
    而你只能抓住有限的时间,为今天的梦想努力,你听到了吗?生命之水滴滴的流逝声。
    抓住你的时间吧!确立好你的梦想吧!你听到了吗?生命之水滴滴的流逝声。
    你能听到吗?宝贝,你能听到吗?你生命的流逝声。
  • 2009-11-11

    雪后寂静。 - [懒言懒语]

    为那被这么多冷漠的时间、冰雪和春天、

    被遗忘和秋天葬送了的爱情

    带去一个新苹果的光,

    一种被新的伤口剖开的鲜嫩,

    如同那年代久远的爱情在寂静中

    穿过被掩埋的嘴巴的永恒。

                        ——聂鲁达

  • [11月7日演出总结](此文转自我饭局茶馆新浪博客)

    11月7日,早,9点多不到10点(实际是8点多不到9点!横横),艾莉同学已经开始收拾美树馆布置舞台。

    9点55左右,靠谱到变态的导演先到,其他演员,李小坚、专灭、丫头等陆续到场,一个一个睡眼惺忪。据导演交代,失眠是因为半夜屡屡想起手足跟老魏的销魂照,笑醒了好几次。

    钱粮胡同三十二号东边的河间料理店迎来了开店以来第一个高峰期,而且是在一个非高峰阶段。大早晨,一下次卖出十几二十个驴肉夹馅松饼。

     靠谱的化妆吴淼和助理12点到。除了应付演员黑黑白白坑坑洼洼的脸,还应导演的要求,给丫画上了胡子。

     兴奋的,光鲜的演员最后一次联排。此时已经有观众到场,探头往里看,一玛、丫头、东东枪和康六还在看怎么能让康顺子更好施展淫威。

     穿着“未完成”西装的黄胖子从大望路打车过来,送了两杯咖啡。

     院子里的熟人越来越多,陌生人更多。演员脸上带着压抑不住的兴奋,装淡定地在烟鬼销魂处抽烟。

     大幕由艾莉、绿豆和素食拉开。好戏开始。

     太像样子的!太像样子了!

    有图片为证,请看:

    演出前最后一次排练,相当认真,相当精彩。

    人艺范儿的王掌柜和中戏范儿的秦二爷。

    常四和松二。

    谢幕时这二位爷走的是另一路线,一时让我误以为看了场古装秀。

    恩,这就是我和绿豆用不到三个小时完成的所谓舞台。


    以及我们不具备宣传功能的话剧海报,由该剧于导,美工绿豆加艾同学三人合力手工完成,宣纸的嘞!

    还有视频为证,诸位有兴趣可去瞧一眼: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MwOTE2ODM2.html

     

    [告别天蝎迎接小雪  饭局版《茶馆》应邀加演]

    饭局版《茶馆·第一幕》于2009年立冬日(11月7日)假钱粮美树馆宝地首演,取得巨大成功。据《读库》记者报道,现场掌声雷动,不少人不远十里前来观 看,更有边疆亲友团两次发来贺电,一问“演了吗”,二问“砸了吗”。演出结束后观众和演员都久久不肯离去。一位观众表示,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演员没能亲自为观众献花。据悉,本次演出还带动了周边花店、料理店的生意,一间河间料理店已打算全程赞助《茶馆》演出。

     应观众的强烈要求,并经组委会慎重考虑,决定于11月21日(周六)15:00加演饭局版《茶馆·第一幕》。

    详细通知如下:

    1、场地不变。

    2、诚邀饭局密友实名出席。观众群将为庞大、重量级人物。

    3、演出后将举行观众演员亲切座谈及颁奖会。

    4、老六携美艳端庄女秘书出席并主持颁奖。

    5、定于11月11、17、18三日排练。

    6、不得无故不到,不得迟到早退。否则视为主动退出。

  • 2009-11-10

    素的雪。 - [懒言懒语]

  • 今儿个再次体验了我京城之大,一大早从东城折腾到海淀再折腾回东城,再从东城去更东的大东头⋯⋯一天办了三件事儿之后,居然还伙同我家御用建筑师马老吃了涮羊肉喝了二锅头!更甚的是还回钱粮跟晴朗同学开了个严肃的工作会⋯⋯本来以为这一天够丰富的了,不曾想又下雪了,现在工作室外面已经积了厚厚一层雪了呢!

    (石姨发短信说,打雷了不许用电脑,所以我要回去睡了,明天拍给你们看,晚安!)

  • 昨晚附庸所谓风雅追捧了下时尚界,看了一场据说算是贵国一流的Fashionshow,严重不爽附加难过。一路用走的回了钱粮,看到在我院儿认真排练的自家兄弟姐妹,唉,感动得都差点儿流了泪⋯⋯

    什么叫靠谱,这就叫靠谱!人儿靠谱,事儿靠谱,地儿靠谱!

    明天下午三点准时公演,场地有限,请严格按报名顺序入场!没报名的、来晚了的、实在挤不进去的,请自觉在前面咖啡馆候着,为了安全和演出品质,我馆将严格限制进场人数,熟人也不放行的那种严格哦!

    再有,关于这个事件,东东枪老师已经写了个超级靠谱新闻稿,我就不班门弄斧了,诸位请看——

    筹划了四五年,排练了四五个月,换了无数茬演员,所谓“饭局版”话剧《茶馆》,终于要上演了。

    所谓“饭局版”,据说有两个解释:一是说,该剧组核心人员大都来自早年间西祠胡同的“饭局通知”讨论版及相关亲友,二是说,该剧演出是次要的,演出之后的剧组饭局才是首要目的。

    演出就在11月7日,明天,星期六,立冬日。下午三点,准时开台。
    据说该日忌冲马桶,忌流感,忌横穿马路,却宜看戏,宜鼓掌,宜喊倒好。

    地点是钱粮胡同的美树馆咖啡,不知道地点和路线的可以到博客胡同里的美树馆,或其豆瓣小组去瞧瞧,里头都有。
    在那博客里头往前翻,还能看到我们这《茶馆》的早期排练合影。那里头还能看到一些曾参加早先几次排练但如今已经退出剧组浪迹天涯的数位演员如史航(曾饰演吴祥子,并曾一度客串秦二爷)、桑格格(曾饰演马五爷)等。
    我们永远怀念他们。

    我们这戏有一个独特的亮点——虽然演员阵容不豪华、剧组班底不豪华、舞台布景不豪华,但偏偏演员服装很豪华。
    不知道打哪儿借来的,个个儿都是绫罗绸缎,不少人都是龙袍加身。知道的是茶馆的茶客,不知道的以为打哪新出土了几十头贝勒爷,或者有人搞仿古集体婚礼呢。

    老话儿说,红配黄,喜洋洋。我们这戏算是把这句话发扬到了极致。真的,当你看到连人贩子、大烟鬼都穿着金光闪闪的黄龙大褂、外罩大红马褂、头顶金光灿灿瓜皮帽一顶,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昨天排练时我就说:一会儿我就穿这身儿出去,站街边打车,下车的时候敢跟我要钱我就把俩胳膊都平着伸出去,在他面前蹦。
    旁边不知道哪位还给翻了一番儿:还打车?得有人敢给你停啊?!

    顺便说一声:我演俩,开场的大傻杨,后赶刘麻子。一个要饭的,一个买卖人口的。
    都是社会人儿。

    哦,有照片。下边儿这二位——

    哎,我要不说,你们能猜出他们是常四爷跟松二爷么?

    别误会,照片不严肃,但我们演的可是正剧。演的虽然肯定不够好。但都挺认真的。
    导演最后几次排练时一直在说:神似难了,我们只求形似吧。

    只演第一幕,所以时间不会长。可能只有半个小时左右,但看完之后别急着走,还有神秘返场加演节目。而且,有可能这返场比正活还长。

    原本听说是限观众五十人,只接受私下亲友报名,不接散客。
    现在据说是改了规矩,所以,哪位亲朋好友有兴趣去瞧瞧的,可以直接过去。那演出的地方不大,装不下多少人,所以,或者稍微早去点,万一真去个三五万人,您去晚了。可就真进不去了。
    当然,进不去也没关系,那附近有三联书店,有中国美术馆,有隆福寺,都能遛遛,不算白去——比我们那玩意儿好看。

    免费入场,不用买票,但我的私家建议是:或许点点儿水喝吧,花不了多少钱,算是帮我们答谢、支持钱粮美树馆了。
    谢谢。

    就这么个情况。说完了。散会。

    新闻稿作者著名的咚咚枪老师

  • 2009-10-31

    "Once" 。 - [懒言懒语]

    一次。旅途中背包拉练坏掉,捧着零散的大包满世界找地儿修理,找了许久没找到,狼狈透顶。后来找卫生间时误入一条小巷,拐进去的瞬间,我愣住了,因为整条巷子,都是替人缝缝补补的专业小摊子⋯⋯

    这幅图拍的是修包人的线团,就那么随意摆放在破旧的椅子上,美得像是一道彩虹。

    想说什么来着?对了,拐个弯儿,你看见的可能是另一个世界,七彩斑斓的世界。

    今夜京城冷雨,安!

  • 2009-10-30

    昨日霜降。 - [懒言懒语]

  • 2009-10-28

    光的诱惑。 - [懒言懒语]

    这世间,总有些你看不清论不明的东西在诱惑你,比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