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挤进咣咣镜头里约60多头,有早来走掉的有迟来的有未能分身过来的,更有肉身不在北京不能到场的⋯⋯唯有遗憾。

    可以上台主持大局替我开场说两句儿的,唯有六老。

    继上次话剧演出现场自制海报后,昨天又上演了现场自制留名册,不过还是很得瑟,艾同学已封存。

    钱粮传统老三样儿齐 上阵,加上21cake,丰盛了许多,谢谢陈同学。

    图太虚。

    图更虚⋯⋯

  • 2010-05-07

    昨天的天。 - [懒言懒语]

    因此 在一个属于光线开放的季节里

    这受创的春天也就被祝福

    ——聂鲁达

  • 2010-05-05

    夏了。 - [懒言懒语]

    门口的老槐树终于也慢慢变绿,终于可以踏实过我的夏天了⋯⋯

  • 一箱情愿艺术计划 创作箱邀]

    越多人,越多箱,越多情愿,越好!尽管四面八方,却还一厢情愿。
    务必以箱装下你的一箱情愿,大小多少轻重纷纷不限,只限一厢情愿之事与物。
    邮寄规格以邮局裁定为准,请附涵表意,并确保5月8日能邮寄达钱粮32。

    5月8日,我们一起来开箱问展。

    Instruction:
    Upon the 4 years anniversary of qian liang 32 cafe, we would like you to mail us a box of whatever you want to give us as a birthday gift, anything,we really mean it. Mail to the cafe address, and we will open all the boxes on May 8 to exhibit. 

    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北大街钱粮胡同32号 
    邮政编码:100010

    Address: NO.32, QianLiang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al Code: 100010

  • 著名的廿一客和联想投资周三下午在我馆举行了他们的战略合作新闻发布会。真正会议时间不到两个小时,但公司里的年轻人为这两小时,前后折腾了整整两天⋯⋯

    无他,简单记录下。

  •   第拾贰回

    [谢谢你帮我把牢底坐穿]


    这不是一次普及敏感词的讲座,所以,不会涉及太多时政新闻,虽然这个国家新近出台的死法已经丰富得让人绝望。

    也许会讲到甘地、文天祥、王尔德、聂绀弩、保尔柯察金,也许会讲到古拉格群岛、渣滓洞白公馆和奥斯维辛,也许会讲到楚门的世界,功德林战犯管理所,也许会讲到沙皇、十二月党人和基督山伯爵。

    我们会讲到逮捕,也会讲到越狱,会讲到体制的残暴,也会讲到自由象太阳,总会照常升起。

    这个世界有人画地为牢,就有人逃离这幅图画,就有人终生努力,让牢房重新变成一张白纸。

    还记得动画片《马达加斯加》里那几只爱爆粗口的企鹅吗,它们每次钻出地道,都发现自己挖错了方向。希望这一次,它们在钱粮胡同32号出现,我们一起来告诉它们——

    你们一次也没有挖错地道,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都该是自由的出口,都该得到解放。

    特邀主持:史航
    時間: 二0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周日) 
                1400 1600
    地點: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北大街 錢糧胡同32

    报名方式:这周是第拾贰回,也就是说,史航在美树馆讲了整整一年了。虽然临时换了主题,但仍是期待。来的都已是熟人,人数就不限制了,想要限制的是迟到的行为,希望大家可以理解。

    前往方式:
    地铁五号线东四站C口出,往北行约300米路西为钱粮胡同东口,由东向西约200 米胡同南侧。

    途经钱粮胡同公交:106路/116路/684路,钱粮胡同站下。

  • 2010-04-20

    昨儿的夜。 - [懒言懒语]

    L同學在錢糧拍的。

  • 2010-04-09

    那时间。 - [懒言懒语]

    那时间象永不,又像永远:

    所以我们去到那里,那里没有什么在等待,

    而我们发现一切都在那里等待。

    ——聂鲁达

  • 2010-04-04

    初晴。 - [懒言懒语]

  • 所有的发生,都是风景,自然而然。

  • 2010-04-02

    happy weekend! - [懒言懒语]

  • 2010-04-01

    sans titre. - [懒言懒语]

    一朵花,一棵树,一个熟识的背影,忽然要求我们思念它们。

    这句话,适用于每年的今天。

    因为心情确是如此。

    (这款山茶名为‘醉杨妃’,春节时昆明拍得。)

  • 2010-03-30

    迷恋春光。 - [懒言懒语]

    生活,因为某种珍视,而更有质感⋯⋯

  • 今年春天迟来了,人也极混沌,好在兰花适时开放,而且较往年开得美好。

    盛况空前,一株齐开了八朵,且每一朵都足够端庄,深受震动。遗憾的是自己没有能力把她们拍得好,唯有沮丧⋯⋯

  •    第十一回

    [和我们的王朔谈话]


    王朔可能不满意我们这个一厢情愿的题目,没关系,他这一辈子有多少次一厢情愿的掏心啊,这回,也容我们一厢情愿一回。
    从《看上去很美》到《和我们的女儿谈话》《致女儿书》,王朔近年写的东西,看得出一种艰难,这种艰难让他自己吃苦,却也让我们寄予希望。
    因为这个很容易谷歌到海量的标准答案的时代,王朔却在进行陈景润式的努力,在验证1+1是不是等于2,1+2是不是等于3。
    是 的,王朔在思考人生。以前他用这话损过多少人,现在他自己倒在思考人生。这不是个报应或者笑话。因为两种思考有本质不同。赵尧舜老师,古德白先生,他们思 考人生的同时,往往羞辱了人生。
    借用《新周刊》某次封面的话说:“幸好还有王朔。”
    其实,我们跟王朔一样焦虑,王朔跟我们一样内向。
    希 望这个下午,我们能够内向的交流一下彼此的焦虑。
    王朔不来,我们自己聊,算是个自习课。
    不能叫王老师,王朔是极恨别人叫他老师的——“有几年一帮人故意拧巴我,叫我王老师,我差点没疯了。”(《和我们的女儿谈话》第85页)
    希望这个下午,王朔的眼皮直跳,耳朵也痒,还能打几个喷嚏。

    特邀主持:史航
    時間: 二0一年三月二十八日(周日) 
                1400 1600
    地點: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北大街錢糧胡同32

    报名方式:王朔是否满意我们的一厢情愿,艾同学是不管的,反正确认他是我们的他就得是了。所以这堂课也不需要报名了,舍不得让想来的人不能来,舍不得让大家错过和史家兄弟一起分享王朔。请自行前来占地儿,能坐的坐,该站的站,敬请大家包容下艾同学的不周,因为还莫有新助手的说。

    PS:因为春天的迟到,格外想念大家以及史胖子,我们周天见。

     

    前往方式:
    地铁五号线东四站C口出,往北行约300米路西为钱粮胡同东口,由东向西约200米胡同南侧。
    途经钱粮胡同公交:106路/116路/684路,钱粮胡同站下。

     

  • 朱德群回顾展(2010.03.04~2010.03.30)

    %

    这是长期旅法的艺术家朱德群向故土观众展示其一生艺术成就的机会。他成长于20世纪中国社会文化千年巨变之际,在如何处理艺术 的传统精神和现代性诉求中,从西方艺术的崇高意蕴到东方艺术的轻灵诗韵,将人类不同文化的积淀,作为精神源流渗透入艺术的生命流变之中。从他的艺术里,观众可以体会和理解国际视野中东方艺术的重新演绎。

    风范长存——中国美术馆藏张仃作品特展(2010.03.06~2010.03.31)

    [2010年2月21日,著名艺术家、教育家、清华大学教授、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张仃先生走完了他充实而光辉的一生, 享年94岁。先生一生,高风亮节。5年前,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张仃先生艺术成就展,张仃先生曾向中国美术馆捐赠133件作品。为纪念张仃先生,我们特从捐赠作品中选出张仃先生不同时期代表作品举办此展,以表达追思之情。

    巨星陨落,风范长存。张仃先生及其艺术精神不朽!]


    漆彩人生——乔十光漆画艺术回顾展(2010.03.17~2010.03.25)

    [乔先生的漆彩人生显示了他不但是一个漆学科的创建者、一位漆艺术的实践者、也是有着人文学者修养的漆文化的保护者。他的 创作、研究和活动横跨了学科建设、漆画创作和漆文化发展等诸多领域,在文化复兴的时代具有民族独特话语的艺术样式尤为可贵,乔先生的漆彩人生展现的就是传 统文化如何通过一个人数十年的努力成为新传统新话语的重要典范,是我国漆画历史一个意义深远的重要展览。]

  • 2010-03-17

    三月。 - [懒言懒语]

    三月带着秘而不宣的光归来

    所有的事物逐一听从于寂静

  • 前天路过熟悉的花店,去找尤加利叶,不想会碰到如此温柔的蔷薇,毫不犹豫买之!回家摆弄好,看着看着,小小的幸福感就回来了⋯⋯

    长假结束已经复工,各位家人勿念,我保证努力积极并开心的过好2010年的春天,夏天,秋天,每一天⋯⋯

    顺便广告一个,美树馆咖啡馆部分本周末恢复正常营业,史航老师月底的讲座正常举行,这一回要说的是王朔王同学,敬请各位继续关注和支持。

  • 好一场倒春寒,感觉比冬天还要冷许多,不过今天阳光真的好,好到让工作室的风景变得非同凡响。

    光和绿都真的美。可醉人。

  • 按约定,这周日(2月28)该是我美树馆靠谱不插电阅读时间,可是呢,因为著名靠谱史航老师和著名靠谱艾同学各有一个不靠谱假期,所以很抱歉通知各位关注并支持美树馆的同学,这一期讲座不得不延期了⋯⋯

    不过我们会在三月中旬把这堂阅读课补上,并保证三月底那堂课如期按时且靠谱,总之,望各位同学多多体谅。

  • 好一个悠长的假期,长到我都快和自己失去联络了。

    那出著名的日剧是这么说的:悠长的假期过后,就向属于自己的人生积极地进发吧!

    那么好吧,等我慢慢苏醒,然后,让生活继续!

  • 美树馆放假有几天了,忙着交接未完结的工作,忙着拾掇出走的行囊,所以今天才得空发个小通告。

    今年的假还是一个整月,1月26~2月26,若有误闯过来的朋友,先在这里说声抱歉!恩,等我回来,京城该是很有些春天的模样了⋯⋯

    是的,艾同学已人在旅途,没来得及和大多朋友告别,抱歉。若干原因没能及时接听电话,也很抱歉。我很好,一切顺利,虽是放假,仍会在这里继续絮叨我的旅行,诸位亲朋好友勿念。

    提前祝大家新春愉快,平平安!

  •     第十回

    [觅句欣有得、此生未全贫]

       ——让我们一起读诗词


    我们从小背过那么多的诗词,好多记得却嫌弃了,好多想回忆却回忆不起来了,好多硬着头皮回忆却回忆得面目全非——如同我们对于初恋的态度。这个下午,我们一本正经的回忆一下,争取回忆得热闹一些。
    以前高中读金庸的《神雕侠侣》,那里记载了一代剑魔独孤求败的遗训:“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皆可为剑,遂达无剑胜有剑之境。”
    我觉得很不错——草木竹石皆可为剑!原来到了一定境界,就不需要什么标准了。
    那么,诗也是一样。
    这次我们要谈的诗,从粗人的打油诗到高人的禅家诗,从日本俳句到江湖切口,能有多纷杂,我们就谈得多纷杂。
    怕甚,蔡伦拿来造纸的原材料,不比纸上写下的任何词句都纷杂。
    热闹便好。
    项羽同学,李陵同学,曹操同学,张打油同学,杜甫同学,王梵志同学,李商隐同学,张献忠同学,黄仲则同学,鲁迅同学,聂绀弩同学,欢迎你们一起来凑这个热闹。

    特邀主持:史航
    時間: 二0一年元月二十四日(周日) 
                1400 1600
    地點: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北大街錢糧胡同32

    前往方式:
    地铁五号线东四站C口出,往北行约300米路西为钱粮胡同东口,由东向西约200米胡同南侧。
    途经钱粮胡同公交:106路/116路/684路,钱粮胡同站下。

  • 有天深夜,遇见这样一场 treesca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