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07

    absent summer. - [懒言懒语]

    (photo by louie)

    明天是节气里的白露,从今天开始,气温开始下降,天气转凉,早晨草木上有了露水。 古时候把白露分为三候:“一候鸿雁来;二候玄鸟归;三候群鸟养羞。”就是说鸟儿都开始要准备南飞避寒了,也开始要贮存干果粮食以备过冬。既然鸟都这样儿 了,我也要顺天应地。开始喝白露茶,不光脚,多穿一件衣服了。——(转自@罗兵罗仙森今天的微博)

    这个夏天,发生了许多美好的事情,爱学习爱总结的艾同学忍不住在这个夏天结束时,发张美图怀念下即将终结的夏,2010的夏。

  • 【颜峻和他的朋友们】NO.1

    《秋声》
    sound of autumn


    experimental / improvised music concert

    时间:2010年9月4日(周六)20:00
    颜峻/李戴果 /巫娜(古琴)/李增辉

    报名电话:13436702545

  • 2010-09-01

    试着想像。 - [懒言懒语]

    我梦见这静谧僧院的回廊里

    有一棵巨大的橡树

    突然间我留意到火焰

    从根部间的一点升起

    我明了这是许多蜡烛的火焰

    正在僧院的秘密地底壁炉里燃烧。


    两名惊慌的年轻僧侣奔来。


    火焰猛然窜高,

    而我明白,此时扑灭火焰,

    已经太迟——

    整个根部几乎已成余烬。


    我为此深感悲哀,

    且试着想像没有橡树的长廊

    会是什么模样。


    它将会是无用,毫无意义,

    情景凄凉。

    (摘自instant light——Tarkovsky)

  • 在那些和谐时刻,
    我周围的世界看起来如其本貌——
    融洽且有意义。

    而我内心的心灵结构或体系
    与外在环境及天地相通,
    反之亦然。

    (摘自instant light——Tarkovsky)

     

    周末买得这枝白色花朵,花店也仅此一枝,奇怪。

    顺手放到门口的玻璃瓶里,再回头看到,这个场景象是出现过无数次⋯⋯

    下周终于可以去看《盗梦空间Inception》了,期待。

  • 跟我出门旅行的书本,不知道是幸或不幸。所有跟我出门的书或日记本,最终都会被这样带回家。

    这本《蒙田随笔》挟带回来的是几枝粉色野山茶。前些天在寻找另一本书的时候,我的手再落到这本小书上。一页页翻看,花朵和叶片仍保有原来的颜色和姿态,甚至还有淡淡的山林气息。

    我仍能清晰看到两年前自己把她们小心翼翼夹放到书里的情景。也记得自己曾非常认真地读过书中一个章节——论死后才能断定我们的幸福。


    昨天一早知道日本动画大师今敏satoshi kon的死讯,后来在小卓的blog上读到他的遗书——再见了。

    读完这个47岁的男人在自己生命将尽时写下的遗书,我相信,如他所说,他是个幸福,是个有感受幸福的能力的人。

    然而一整天,我满脑子里都是那个病瘦的艺术家,裹在床单里,终于回家的场景⋯⋯

    这段话,想要珍存。

    在我的人生當中認識的不算少的人們,無論影響是正面或是負面,都是構成「今敏」這
    個人的必要成分,我要感謝所有的邂逅。雖然結果是我四十幾歲就早逝了,但我也認為
    這是無可取代的我的命運。同時我也有過十分多的美好經驗。
    現在我對於死,只有這個想法:
    「也只能說遺憾了。」
    是真的。

    ⋯⋯

    ——今 敏

    (摘自今敏遗书感谢网友KINNSAN的翻译)

  • 当玫瑰被吹干,

    空气是多么芬芳!

    ——兰波

  • 美术馆后街大佛寺东街亮果厂小经厂大经厂皇城根龙元堂地安门锣鼓巷旧鼓楼宝钞胡同火神庙。

  • 2010-08-23

    球兰。 - [懒言懒语]

    (球兰,英文名Stemorleafof Waxplant,别名铁加杯、金雪球、牛舌黄、石壁梅等。)

    路易从他妈妈家拿来给我的球兰,好几米长了唉,我从夏天就开始想,冬天把她放哪里,放哪里才好!

    周六下了整整一天的雨,周天起来又阳光明媚的,球兰一下就开成了,很是壮观。

  • 2010-08-23

    à la pluie. - [懒言懒语]

  • (photo by louie)

  • 连续三周,四个活动。

    有罗兵和阿鹏读书,有颜峻和他的朋友们玩音乐,有阿迅和他的宝丽莱作品,更有史航和辛亥年的沧桑⋯⋯

    夏末初秋,最好的时节到来,我们继续胡同里的相遇。

    详细资讯都在美树馆主办方,在这里就不罗嗦了,敬请浏览 http://www.douban.com/host/treescape/

  • 2010-08-15

    Sunday at home. - [懒言懒语]

    从黎明到黄昏

    阳光充足

    胜过一切过去的诗

    ——海子

  • 2010-08-15

    Bonne santé!!! - [懒言懒语]

    妈妈国进贡给女儿国的秋冬进补中药,祝我健康!!

  •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一片叶子  也要向着日光洒下的方向。

    灌木丛中的小草啊。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烧焦了翅膀  也要飞向灯火闪烁的方向。

    夜里的飞虫啊。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只有分寸的宽敞  也要向着阳光照射的方向。

    住在都会的孩子啊。

     

    ——金子美铃

  • 《狮子与耗子》

    一只耗子冒冒失失钻出地洞,
    稀里糊涂置身狮子四爪当中。
    百兽之王放了耗子一条生路,
    却也显示出王者的不凡气度。
    行善做好事不会吃亏,
    说出来好像有点离奇,
    耗子救狮子岂有此理?
    有一回狮子走出森林,
    陷入大罗网进退两难,
    狂叫怒吼救不了他的苦难,
    鼠爷一到,张嘴就咬网眼,
    慢慢把一个个网节咬断。

    力量和勇气固然重要,
    耐心和坚持更不能少。

  • 2010-08-11

    Tout à coup. - [懒言懒语]

  • 2010-08-10

    TODAY. - [懒言懒语]

  • 2010-08-10

    Bonne chance!!! - [懒言懒语]

    六老师艾同学伙同店小六及绿小豆,一致认为今天,诸事不宜。

    首先六老因一早跟某著名前辈通话不甚平和,导致一天都处于焦虑不安之中。还因为两本重要的书失去了踪影,深度怀疑人生。而他寄希望艾同学知道书的下落,打电话询问,不想该同学刚接了个不愉快的电话,对那两本书的事儿基本失忆。这还不算,她边接电话边逞能单爪整理床边柜的书,结果挂电话的瞬间失手碰倒了斜靠着墙的画,而画往前倾,结结实实砸向柜子上的瓷器⋯⋯损失不大,但因为是第二次发生画框砸陶瓷的事件,深度自责且不得不灰着个脸匆忙出了门,因为答应和某同学午饭。不想那刚开张的台湾面线人那么多冷气那么大,服务生频频出错,这桌骂完那桌起义。吃的就更离谱,想都没想点了吃过觉得好吃的,结果上来的完全不是一个版本。草草吃罢迅速逃离冷气的摧残回到钱粮,喝了半壶茶,才算稍微稳了个神。

    而在同一时间,店小六已经把大工作室翻腾了六遍,艾同学回去之后又命她把小工作室翻了六遍,可怜的小六博士,忘了问她一早出门发生了什么事。基于几个人都失忆状,自然是遍寻不见那书踪影,于是开始工作。效率之低,叹为观止,不时起来翻书架,期待奇迹出现。六老姗姗来迟,也坐不安稳,这翻翻那看看的,神情始终恍惚⋯⋯等大家决定放弃寻书的恶梦转向另一工作时,更诡异的事情出现了,电脑里一堆文件,居然自己在U盘里偷偷换了格式,完全打不开!苍天啊,万念俱灰⋯⋯待艾同学找到一个笨拙的解决办法时,已经晚上9点,不幸的是她10点前还必须赶到某地,只好气急败坏地把未尽事宜扔给了可怜的绿小豆⋯⋯

    六老背上读库书包离开前不忘总结今天。如果你早晨遇到一件不愉快的事,那这一天就应该什么都不干,老实缩在家为上上策。

    所谓诸事不宜,诸事不宜!!! 

  • 黄昏时在我的天空里你象一片云霞,

    你的形状和色彩以我最爱的方式呈现。

    (——聂鲁达)

  • 四周温暖,寂寂的不透风,
    卧着不动,只轻轻摇荡,
    一点,一点,展开在人手上,
    人能观察宇宙的横切面,
    用再多一点忍耐和时间。

    (——A.S.J.Tessimond)

  • 蔬菜沙拉。

    希腊沙拉。

    三文鱼通心粉。

    罗勒酱意面。


  • 因为特别邀请到期待已经的SCAA国际精品咖啡杯测师林秋宜女士,这个周末,美树馆连续两天都安排了咖啡课。确实对咖啡感兴趣的朋友不妨来凑个热闹,内容大致如下:

    精品产区咖啡分享会 ]7月31日/周六  14:30~16:30

    从咖啡的身世、分布范围到烘焙概念、不同的冲煮方式等,对咖啡博大精深的品味世界概括性介绍。林秋宜女士还将以虹吸式的煮法给大家煮咖啡,同时进行煮法要点与品尝咖啡要点的讲解。

    如何煮一杯好咖啡 ]8月1日/周日14:30~16:30

    林秋宜女士示范滤泡式、摩卡式、土耳其式与美式等几种不同的萃取方式,同时对它的要点及差别做些讲解。让大家一起动手学用滤泡式煮一杯好咖啡。

    活动特别鸣谢[廿一客21cake]提供蛋糕。

    请登陆[豆瓣美树馆主办方]http://www.douban.com/host/treescape/查询活动完整信息。

    请短信或直接拨打美树馆电话报名13436702545。

     

    前往方式:
    地铁五号线东四站东北口出,往北行约300米路西为钱粮胡同东口,由东向西约200米胡同南侧。
    途经钱粮胡同公交:106路/116路/684路,钱粮胡同站下。

  • 绝对重大,绝对不是标题党,相信大家都同意。

    钱粮,开饭了!这回是真的。

    话说艾同学充当试餐小白鼠已经快两个月了,一遍遍的试,一次次的调整,唉,那日子过得啊⋯⋯

    近日,各国友人也都纷纷尝试,我馆大厨遭到了大家一致表扬,包括艾同学以及三天两头得来报到的法国友邻们。所以严重广告一个,欢迎亲友们前来鉴定指正,该花钱的花钱,该拍照的拍照,该写字儿的写字儿。

    然后,提意见,这个很重要。

  • 2010-07-25

    happy birthday! - [懒言懒语]

    今天,坐在美树馆最东头这扇窗前,拆开一封来自遥远地方的信,看了许久。

    然后,对着窗外发了会儿呆,抬头看了会儿老槐树,忍不住叹了会儿气⋯⋯

    我想,或许我们该发明一种新的语言。

    亦或许,我们什么都不再说了。

    傍晚出门晃了一小会儿,路过,拍下这重叠的风景。

    无论怎样,生日快乐!

  • [第拾伍回]

    贼子安敢伤吾兄弟

    ——水浒为何是部“怒书”? 


    张潮在《幽梦影》说得简洁:“《水浒传》是一部怒书,《西游记》是一部悟书,《金瓶梅》是一部哀书。”都对。不过,后两本我就没那么有感情。《西游记》是我看了也不会悟的书,《金瓶梅》是我没翻就开始哀的书。我牵挂的是《水浒》。 三国和红楼,去年在钱粮美树馆都讲过了,对水浒一直下不了决心。因为有鲍鹏山。他在百家讲坛讲得很不错,细致有情,可恨也在于此,我也想细致有情。易中天和那些红学家还给我留些可钻的空子,而鲍鹏山正挡在我的路上,仿佛一个双鱼座覆盖了另一个双鱼座。

    四海之内皆兄弟,我从兄弟身边挤。挤出一个题目,其实是一个叫君子好战的朋友对《水浒》的一句话概括:“贼子安敢伤吾兄弟!” 八个字,是永不瞑目的一声吼。能喊出这一声的,传奇人物也许很多,就像那个死啦死啦的龙文章团长。历史人物能有几个?我只数得出一个石达开,因为我记得他是如何想替几万兄弟去死,在大渡河边。 “既列名於天上,无贻笑於人间。”水浒传里记载了一百零八将的盟誓,他们以为他们是上应天意,其实,天意茫茫高难问。

    最后才知,你的兄弟,人家想怎么伤,就怎么伤,仇反正是报不得的。大家已经立地成佛,谁再拾起屠刀都是带累了兄弟们。相聚于梁山之后,不是相忘于 江湖,而是同沉于沼泽。深信不疑的结局就是沼泽,就是蓼儿洼,就是智多星上吊,玉麒麟被灌了水银,及时雨与黑旋风,敌不过大时代的风和雨。 知道离散,还能坦然相聚吗?知道结局,还能笑谈当初吗? 与君世世为兄弟,难减今生憾一分。该遗憾的,还是遗憾。 希望这一个下午,我们从遗憾逆推回去,回到纳头便拜的酒肉时光。 多谈到几个兄弟吧——吃过人肉的兄弟,戴过绿帽的兄弟,爱抢女人的兄弟,爱杀丫鬟的兄弟,舍不得掏钱的兄弟,听不懂曲子的兄弟,出卖过兄弟的兄弟,永远只 被人喊大哥的兄弟…  ——史航

     

    特邀主持:史航
    時間: 2010年07月25日(周日) 
                1400 1600
    地點:北京市 東城區 東四北大街 錢糧胡同32

     

    报名方式请登陆[豆瓣美树馆主办方]http://www.douban.com/host/treescape/查询活动完整信息。

    豆瓣用户:豆邮报名,注明参加哪一天的活动,并留下姓名、电话和电子邮箱。
    新浪微博:用户私信报名,注明参加哪一天的活动,并留下姓名、电话和电子邮箱。
    电子邮件报名:32treescape@gmail.com,注明参加哪一天的活动,并留下姓名、电话和电子邮箱。


    前往方式:
    地铁五号线东四站东北口出,往北行约300米路西为钱粮胡同东口,由东向西约200米胡同南侧。
    途经钱粮胡同公交:106路/116路/684路,钱粮胡同站下。


  • 最近因连续被旁人用“消瘦”二字形容,所以开始天天絮叨和求证自己是否“消瘦”。以我对中文的理解呢,我不该算消瘦,事实上我觉得自己浑身小胖肉,健壮得很,所以不予理睬。可是昨天另一只比我瘦的vicky来探班,居然操着她的英腔云南普通话说:aily,你要胖一点,你要多吃点!我⋯⋯哎⋯⋯难道真的瘦了不成?

    无关肥瘦,爱怎样怎样。话说某小盆友的戴尔笔记本,开机需要3分46秒,我看啊看的不忍看,于是把家中退休多年的老IBM翻将出来移交该小盆友使用。清理电脑时倒腾出不少旧照片,一幅幅一幕幕,原来自己拥有那么多那么多美好时光。

    不夸张,看的拍的记下的,身边围绕和遇到的,都是美好的。想到这里,立刻觉得自己很庞然,特图文并貌记下今晚心情。

    从心底想要谢谢我家louie。有的摄影师或把你拍得美,或拍得不美,唯有他,虚实美丑,拍的都是我。

  • [美树馆·生活乐园]本周六正式开放。我们将举办不同主题的生活课堂与品尝会,从美食、美饮、旅行到生活。我们诚挚邀请每一位享乐爱生活分子,一起来,让我们偶尔放下身段,透过彼此间零距离的亲身参与和分享,重新拾起遗落的敏锐感官,为自己打造一座恣意自在的生活乐园。

    七月[精品咖啡品读会]四期同步报名中。

    详细资讯敬请浏览:http://www.douban.com/host/treescape/

  • 2010-07-11

    一片灼伤。 - [懒言懒语]

    京城连续高温灼热,甚至是银杏都受伤⋯⋯

    这个夏天,希望大家都平安!

  • 2010-07-05

    yun. - [懒言懒语]

    那天的云,好多人都看到了。

    似乎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