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没有永不,因为我与众不同,
    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如此。我以我
    那变化多端的爱情的名誉宣告一种坚贞。
                                                      ——聂鲁达

    (每次发植物的图,就想,若没有聂鲁达和北岛,艾同学可怎么办啊?)

  • 单向街mook。

    纪录 探索 批评。

    老许头。

    ⋯⋯

    白天的美树馆,因为跟许知远合作的这本小书,热闹异常。虽然完全在预料中,但场面依然失控,对没能入场的到访者,真的是非常抱歉。

    入夜,白天已经来捧了场的绿妖携周云蓬老师再度拜访,于是伙同水老师玛玛同学聚众喝黄酒。一路大家不停制造或转移话题,什么交换故乡计划,生活态度折叠帮,南池子牛肉面的⋯⋯等他们走后,我脑袋里却只剩下态度二字。

    为什么呢?因为我今天就某事表了个态,所以,即便没有单向街,这个8.16,仍是个需要记下的日子。

  • 錢糧來了個比我委屈上百倍的小人兒,景德鎮運回來的。它是某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刚好和我们在一个师傅的窑里烧活儿,烧坏了的,主人不要了的那种残品。被绿豆我们两个永远不放弃捡破烂的小人儿看上并且合力搬回工作室。近日,它被五花大绑押运到京城,路途之艰辛无人知晓,總之是回來了。艾同学準備把它放到美樹館屋頂,至于⋯⋯

    Q: aily,这是什么?
    A: ⋯⋯
    Q: ?一只貓咪么?
    A: 是啊。
    Q: 你要放哪里?
    A: 屋顶。
    Q: 做什么?
    A: 让别的貓咪崇拜它。

  • 昨天,陽光下的紫竹,閃耀著不一樣的光芒,象要證明些什麼。

  • 海棠。

    紫叶吊兰。

    含羞草。

     

  • 2009-08-06

    秋了。 - [懒言懒语]

    前天,院子就开始有落叶了。

    初秋落下的叶子,多半都还是绿色的,景致和深秋大不一样,尤其在青灰的砖头上。

    莫名的欣喜,小小的激动。不是因为秋天来了,而是今年的七月终于过去了。

     

    ⋯⋯这是个充满暴风雨的七月。

    好在,都过去了。

  • 2009-08-04

    那时间。 - [懒言懒语]

      那时间像永不,又像永远。

    暴雨后的昨天,看到太阳,几乎想要尖叫欢呼加庆祝,虽然那不是我能做到的事情。我只不过是在最热的中午跑到屋顶晒了个太阳补了点儿钙,名誉上是收拾屋顶,其实是找了个借口赖在上面。坐在水泥台子上,没什么风,只是用身体感受着太阳的温暖和力量。汗水一股一股的流淌过后,心里也开始变得清爽,说是7号就要立秋了,真是个不错的消息。

  • 今日午时陪某个不大认识的小朋友在香椿树下踱步,居然看见我的芒草从里有了新房客——绿色的螳螂小朋友!而且一副见过大世面的德性,镜头一对着他,就开始在细细的芒草尖儿上拧来拧去地卖弄其高超武艺⋯⋯⋯⋯

    ⋯⋯然后这一天哗啦啦过去了,发生了若干事,做了不少艰难的决定。可总觉得还有问题没解决,想啊想啊想起一非常严重的问题:丫打哪儿混入我院儿的呢?貌似在京城不曾遇见过这绿头巴脑的螳螂啊!怪哉!!!大雨顺来的天外飞仙么??

  • 小院儿的柠檬和茉莉的花,正在开。某天雨后拍得,因手腕不适,怎么拍都是虚了,但也还喜欢。

  • 2009-07-30

    遁。 - [懒言懒语]

    昨夜,它在我的两眼之间竖起一个哀悼的十字架,

    然后逃遁。

  • 這些相片只是為了紀錄我的疲憊,也讓你們對這裏的風光有個印象。

    (摘自蘭波家信)

  • 雨过天晴鸟,啦啦啦⋯⋯

  • 2009-07-23

    簡單匯報 - [懒言懒语]

    726日,本周日下午兩點由史航主講的《你看不見的舞臺劇》課堂名額已滿,現已停止報名。謝謝大家支持和關注。

  • 和着雨,和着光的绿色,都很美。

    看到留言,特此补充:这盆小绿植其实是小多肉植物的一种,连续于今年5月6号/7月11号/7月17号发在博客上。真是很喜欢很喜欢,因为她虽细小却有树的姿态和气质,时常忍不住要放在手心儿里端详。北京地域的花农管她叫作松绿或者绿松,但艾同学不太相信这是正确名称,善在查询中。
    新觅得一日本专门研究多肉植物网络地址,感兴趣的同学可去看看。以下是《奈良多肉植物研究会》http://www3.kcn.ne.jp/~sakainss/,敬请浏览查询。

  • 2009-07-12

    Elle. - [懒言懒语]

    我家法國美女明天就要回巴黎了。昨天和我家綠豆一起玩耍得很是開心,綠豆教她疊小五角星,兩個語言完全不通的小人兒居然玩耍得象打小光屁股長大的夥伴。看來早就該把她打發給她,哈哈。
    她這趟來,趕上本人豁忙,最遠也就陪她溜達到三聯書店對面劉宅吃了頓糊塌子,喝了杯酸梅湯。好在美女自我料理能力很強,甚至乘火車去武漢再到江西爬了廬山,帶了廬山茶餅和一對蓮蓬回來,裏三層外三層地包裹著,說北京一定沒有,還教給我怎麼吃。我告訴她每年夏天我恐怕都可以吃掉半個池塘的蓮子,她不信,還著急忙慌地留了兩顆嫩了巴嘰綠乎乎的蓮子要往土裏種,生怕我給吃光了。無論我怎麼勸說,執著的法國人民最後還是求得直徑8公分的小花盆一個,把嫩綠的蓮子埋到我國的土裏,我說,那好吧,我們等到明年夏天看一看⋯⋯

    執著也好,天真也罷,此美女當真美豔,是品位相當高級的那種法式美女。頭來那天送了她一青花小品,燒廢了的那種。我說她可以配根紅繩當項鏈使,沒想她給配了一條大紅緞帶,令我不得不佩服加讚歎!忍不住要拍照留念,無奈夜晚燈光太迷離,怎麼拍都拍不出想要的那種人像。她事兒事兒地安慰我說,挑出個一兩張就可以了,別擔心⋯⋯為了報復她嘲笑我國人民的攝影技術,我指著她的照片說她象電影Double vie de Véronique裏的那女主角,果然她一不太同意的樣子,哈哈!
    她喜歡吃餃子、包子、燒餅什麼的,反正回錢糧跟回姥姥家的孩子似的,給口炸醬麵都開心得咿哩哇呀的那種,甚是好糊弄。恩,不過她最喜歡的是她的中國名字——朱思婷。我管她叫朱朱。


    salut!cher zhuzhu!N'oubliez pas notre Amsterdam.....

  • Temps différent
    Lumière différente
    Angle différent
    Personne différente
    Ce qui est à moi
    Aha....
  •  

    我有一張很大的玻璃工作臺,大到有點不合適。 玻璃大,其實因為這是一塊廢棄的玻璃,偶得用之,無他。不過窗外的樹木、對面屋頂和飄過的雲,甚至是桌面隨手放置的雜物,都曾幻化成不同的風景層疊在上面,很是好看。偶爾也會拍下來,但大多時候,我更願意看著,只是看著的那種看。

     

    伏天兒了,胸悶,鬱悶到忽然變得無比膽怯。不敢看費德勒決賽,不敢看MJ葬禮,不敢看騷亂視頻,不敢吃素,還不敢什麼來著,不敢騎車自行車了。

     

    剛才和綠豆MSN時看到她新換的簽名:原來我們如此強大,居然在生活成本排名第九的城市生活並被強迫使用新版本軟件。……恩,誰說不是呢,在這樣一個城市生活著,我們需要多麼強大啊。只是強大的背後著實是需要些理由和藉口。比如能力,比如朋友。這都是老話題了,沒什麼可說。近幾天遇到一個複雜到不想觸碰的問題,想不透時和信賴的大人探討,亦沒有答案。只是一味的讓我寬容,讓我換幾個角度看問題……我想我大概換了N個角度去看了,看了也只是看了,不過又忽然覺得沒什麼複雜的。我們的行為,不過是隨欲望而定,或左或右,受機遇的支配。我們的心思所至,不過是此時所渴求的東西。

     

    我做我喜歡的,你也這樣做吧。

     

    夏安。我的朋友們。

  • 2009-07-09

    Une leçon。 - [懒言懒语]

    Je ne parlerai pas, je ne penserai rien......

  •  

    這幅圖,要送給一個7小小孩兒。

    希望許多年後,他可以知道我今天有多麼的想念他。

  • 2009-07-05

    茉莉的花。 - [懒言懒语]

    自家院裏的茉莉花兒,每天都有幾朵成熟落下,每次經過看見都拾起帶回工作室。攢啊攢的,不到一個星期,竟然攢得這麼一小碟。香,而且好看。

     

    今日京城雨大。特別的想家。

  • 2009-07-05

    好看死了。 - [懒言懒语]

     

    這個月腦力嚴重透支,於是週六大熱的天兒,逼得我家馬司機拉著去了六環外的苗圃玩耍,狠是給自己放了一天假。出得城去,收穫有三,現整理匯報如下:

    切實地體會了一把北京真實的室外氣溫,發現原來自家院落裏的小氣候,還真不是蓋的。

    嚴重缺鈣的艾同學,繼續嘗試曬太陽補鈣法。結果,結果也沒啥,就是嚴重警告夏天大中午1點至3點在太陽下玩耍的同學,務必使用50PH++的防曬霜,30倍數的嘛用不管啊!

    苗圃新發現,有茨菰一株,計畫下周去買回來飼養看看。

     

    PS:雖然和馬老仍是沒完沒了的鬥嘴和生氣,搞得一旁的路同學幾次崩潰,但回到小院兒拾掇花草時,還是很開心很幸福滴。晚上回家前大家看著擺了一桌子的小東西,都說,這,明天還不得好看死了啊。是啊,今天來院兒一看,真的是好看死了。

  • 2009-07-02

    基本上。 - [懒言懒语]

    基本上。艾同學若連續在博客上只是一張圖配半句抄來的詩,就是在忙著寫作業,很忙的那種。

    今天又收到短信說:看你博客圖文潦草,忙呢吧,天熱好休息哈!是潦草啊,怎能不潦草呢。事實上昨天發的那張題為‘風’的圖,只是回身拿了相機坐在原位按了一下快門,都沒時間離開工作崗位。不過還是有人覺得我貪玩兒了,在旁邊催稿時看了我早晨花5分鐘拍照六分鐘發的博客說:不是忙麼,忙還有時間寫拍照寫博客?……恩,說真的當時我很想把他轟出去曬太陽喂蚊子啥的……

     

    昨天傍晚吃過炸醬麵後,帶我家法國美女上房頂散步,遇見錢糧著名的‘奶牛咪’。那個小樣兒,甭提多丟人了,總之是極盡庸懶之本事,發給大家看看,也算是湊了篇圖文並茂的博客。

     

    順便還要說個事兒,我們在豆瓣有了“美樹館小組”,在豆瓣上混過的混著的同學們趕緊去給湊個熱鬧。

    http://www.douban.com/group/182293/

  •  

    時間,遊蕩的水,模糊的風

    如同飛揚的種子刮著我們。

    我們也許不能在時間中找到彼此。

                                   ——聶魯達

  •  雲。

     風。

    明亮的理性;純粹的枝椏和

    筆直的正午的,聰明的魔鬼;

    我們終於來到這裏,孤獨而不寂寞,

    遠離城市的野蠻和紛擾。

                      ——聶魯達

  •  

     

    早晨勉強起來,到了工作室,同時打開兩台電腦,準備一頭紮進昨夜未完成的作業。

    忽然,感覺門外有人。

    ……………………

    哦!是自家小孩兒早來了。

    咦!手裏居然拿了一盆盛開的茉莉花兒。

    恩………………………………………………

    我,就這麼立刻馬上有了好心情。

     

    以上省略對這個同學情緒化的批判言論200字,暫且不提,莫功夫。

     

    總之,這麼那麼迅速把小茉莉放到陽光下,迎著早晨強強的光,拍下了她以及今晨的風。

    快看!快看!!

     

    得瑟完畢,工作去鳥,天氣熱,各位同學要多喝水啊!

  • 這一回,講三國,報名的人超出我們預計,連史胖都說沒想到有這麼多人對這個題材感興趣。總的來說一切都還好,但是因為以後會對每一堂課都做影像紀錄,準備過程中有點小故障,延遲了開課時間,讓大家久等了,在這裏說聲抱歉。

     

    謝謝大家捧場,真的謝謝。好多朋友都說,氣氛好有私塾的感覺,嘿嘿,這正是我們想要的。

    面對面的,在一起分享,是越來越難得的事情。當初策劃第一堂課時,史胖我們還想了無數酸詞兒,比如:看到書的同時,看到了你……之類的,很酸,現在寫出來還是覺得有夠酸,但幾堂課下來,我更堅定把美樹館創意課堂繼續下去。在一起,才有真正意義上分享的感覺,因為,我們看到了對方,這真的很重要。

  •  

     

     

    那寂靜是綠色的,那光線是潮濕的,

    六月的嘴巴抖動如蝴蝶……

  •  

    另一些日子將來臨,植物

    和星球的沉默將被理解,

    很多純潔的事物也將發生!

    小提琴將擁有月亮的芬芳!

                            ——聶魯達

  • 2009-06-12

    重新證明。 - [懒言懒语]

    每張照片都重新證明

    時間的延續

    不可停留。

    每張照片都是對我們生命必會消逝的提醒。

    每張照片都關乎生死。

    ——文德斯

  • 這個星期的雨水很多,院子周圍的樹都喝飽了,每粒小石頭下都還藏著雨水。

    好一個潤澤的六月。

     

    有個人兒開始在心裏想要去旅行,可是她只能跑到屋頂看天看雲看大樹……

    她哪里都去不了,哎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