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個上午,雨不緊不慢的下著,室外也似比平日安詳些。

    和著滿是香椿味道的雨,聽著一院的滴滴答答,沏壺熱茶,讀書看字兒。

     

    這種時光,在一年中是極為罕見的。

  • \

     

      

    那天的雲,好看,拍得不亦樂乎。待收拾電腦裏的圖,看著一幅幅風雲變幻的天空,心情卻是一份難言的失落。我看到初始打動我的那個瞬間,迅速被下一個場景重疊替代著,看似豐富的景象,零碎不堪。心有一點莫名的痛。

     

    數碼相機,帶給我的,似乎只是更多拍攝的欲望和草率。

  •  

  • 你想念一棵樹嗎? 樹上的果實

    被我藏進水裏  你想念一條魚?

    魚在我心遊動 你還是想我吧

    因為一個稿子,不得不拼命翻詩集找酸文,什麼普希金聶魯達愛倫坡顧城北島的,都被我急翻了一氣。

    剛開始還覺得,哎呀,翻來找去的好麻煩,我怎麼背不起來那些喜歡的詩句呢,後來看啊看的,又忽然很感謝讓我想酸腐詩句的小朋友。

     

    好久沒有觸碰過書架上的詩集了。

  •  

    早晨充滿風暴

    在夏天的心中。

    雲朵漫遊如同告別的手帕

    在漫遊的風的手中揚起。

     

    風的無數的心

    跳動在我們相愛的靜默的上空。

    ——聶魯達

  •  

    就在這個世界裏,最大的和最小的都在其中。

    獨立、神奇、有說服力。

  •  

    這張圖實在喜歡。

    那天上午的光線美到不行,是那種可以流淚的無限美好。

    重點不說圖片有多美,要說的是史上最有趣“明信片”事件。

     

    某同學去異地遊玩,看到了艾某這株植物的學名,於是買了明信片寄給我。然後就嘿嘿哈哈地過了幾天,此人回來了,問:可收到一張明信片?答:不曾見過!?再一日,該同學來錢糧,在大門口地上還是門縫,拾到一張明信片,然後送到我的工作室……

     

    旁人看,說,嗨!早知如此,還不如親自帶回來呢?NO NO NO不一樣啊不一樣,就是非常非常地不一樣,哈哈!我們有郵戳,我們有藍色鋼筆字,還有,就是:我記得你哦!

     

    一直忙到沒時間說出自己有多喜歡這樣的禮物,補一個。

    就這。

  • photo by L.

     

    他把我們都寵壞了。

    這句話是我家格格說的,那個他,說的是史航。說得好極了,忍不住要在這裏轉一個:

    只要有鸚鵡在場,我就沒有說話的欲望。因為他擁有瀑布搬的語言能力,奔流而下的都是歷史和文學,把你淹沒在前世今生中。他唯一的目標就是把你變得與他一樣博論多聞,他無情地為你提供充裕的資訊,你剛萌發一絲好奇心,他就立即給你過量的資訊。他把我們都寵壞了。——桑格格

     

    這一回,史胖講高陽的《紅樓夢斷》。准备工作稍嫌倉促但著實有進步,不但有了聽課證,連空調那種東西我們都有了,不容易啊!誇讚自家館員同時,還要多謝百度鸚鵡吧的各位同學鼎力相助,據報那一晚發貼著實驚心動魄!?當然還要多多的謝幫我轉發小廣告的各位家人朋友,廣州的晴朗同學寫的文章老感動啦,一不小心還驚動了在國外出差的土摩托。甚至是今天一早上網,居然看到鬧總的留言,趕忙跑去看她怎個‘後知後覺’,沒什麼可說,一樣感動。多謝大家鼓勵和支持,點滴在心頭,兜在兜在。還有,我們要繼續相處,繼續美好。

     

     不過這堂課艾同學沒聽到,因為最近很乖,所以在距離課堂只有十來米的工作室寫作業。望著那扇門,幾次想偷溜進去未遂,課間格格和西瓜等同學還專程來我門口爭論精彩片斷…耍得最高級的是史胖,一下課,他就大步搖擺過來,用小學三年級同桌男生的得意口吻跟我說:aily,你今天錯過了很多很多!……然後一臉壞笑和眾人去尋覓一家我認為他們很難找到的雲南菜館聚眾晚飯。我,依然餓著肚皮寫作業,橫橫!

     

    好,下課了,本文有兩個重點:

    重點一:乖小孩兒不好當,誰愛當誰當去好啦。

    重點二:發兩張小圖,以做紀錄,歡迎貼吧同學轉帖。

  • 第二回

     

    [為紅樓作傳]

    ——讀高陽的《紅樓夢斷》

     

          特邀閱讀主持 史航

         時間:2009523 14:00 - 16:00

         地點:北京東城區東四北大街錢糧胡同32

         報名電話:010-64046297

     

     

    紅樓夢斷,不寫天上人間的虛幻徹悟,就寫春去秋來的炎涼家難。

    沒《紅樓夢》那麼便於引用,值得索,卻是我們隔代男女更能領受的滄桑。        

                                                                                            ——史航

     

    [高陽小資料]

    高陽(19261992),本名許晏駢,字雁冰,浙江人。出身於錢塘望族。1962年發表第一部歷史小說《李娃》,一鳴驚人。《慈禧全傳》、《紅頂商人》、《胡雪岩》、“紅樓夢斷”系列等使他成為當代知名度最高的歷史小說家之一,讀者遍及全球華人世界。高陽的歷史小說注重歷史氛圍的真實,又擅編故事,論者稱其”擅長工筆白描,注重墨色五彩,旨在傳神,寫人物時抓住特徵,寥寥數語,境界全出”。一生著作凡九十餘部,約105冊。

     

    錢糧 美樹館創意課堂參加辦法:

    1.敬請電話報名以便安排席位,電話010-64046297,憑預留人名資訊到美樹館服務台領取聽課證。

    2.每堂課時為兩小時,課間休息20分鐘。

    3.聽滿四堂課的同學,即可成為美樹館會員,享受會員各項福利。

    4.憑當日聽課證,在美樹館咖啡消費均可享受八八折優惠。

    5.為保持安靜清潔,請勿將食品和飲料帶入課堂。

    艾同學的特別注解:

    還是很丟人,不過總還算是有一點點進步,提前二天完成了海報並迅速發了通告。哈哈。

  •  

     

     

     

    (昨天)午間休息時分,跟鵬同學在MSN聊個天,順便匯報了那株反省中的三角梅開花的事實。鵬說,趕緊昭告天下,趕緊昭告天下啊!!我一想,也是哦,之前說某花不乖在反省,結果人家反省成功開出了美豔花朵,不昭告一下還真說不過去。趕緊去拍了照片,趕緊發給大家看。

     

    好看!快看!

  • (這4張圖紀錄了這朵小怪花在約三十分鐘內迅猛地變幻過程。)

     

    近來博客很是糊弄事兒,是因為忙得很,忙到掰不開爪子,甚至是到了需要熬夜趕作業的份兒。可是某些同學仍是很不像話,仍是忍不住貪玩兒,都不知道怎麼管教自己。

    今兒個上午到了錢糧,看有朵西番蓮立刻馬上就要開,居然什麼都不管,端著個相機等著看花開!!哪里有時間嘛!怎麼勸自己都不好使啊。最不像樣的是,還拉著正掃地擦桌子的孩子們一起看。老有經驗的花癡了,可是看到花瓣忽地彈開,還是哇啦啦的……

    哎!……時常在想,拿自己怎麼辦好?!真的發愁來著。

    不過一出現這種狀況,心裏就有一個老人家對我說:我們最豪邁、最光榮的事業乃是生活得寫意,一切其他的事情,執政、致富、建造產業,充其量也只不過是這一事業的點綴和從屬品。

     

    說得多TA MA好,說得多麼理直氣壯,說得多不替別人著想!

    這個老人家姓蒙,單字一個田!

    MA DE!!!

  • 2009-05-15

    西番·蓮。 - [懒言懒语]

    忘了匯報,這奇奇怪怪的西番蓮又開花了。

    依然美麗依然怪異。

  • 2009-05-15

    五月天。 - [懒言懒语]

    不冷不熱的五月天,身體有點不好不壞,總之是,哎……

     

    今天為了拍一張圖片,把屋內外的花草都把玩一個遍。

    恩……沒什麼特別想說的,只想跟大家道聲辛苦說句謝謝,包括我的花草樹木們。

  • 2009-05-13

    尺度。 - [懒言懒语]

    (photo by louie)

     

     越來越體會到,做人做事,包括做設計,尺度都非常地重要。

     

    最近壓力過大,對身邊人的寬容度有所降低,思考並調整中……

  • 2009-05-11

    馴化? - [懒言懒语]

     

    呵呵,這就是那棵沒被馴化的三角梅,還在反省中。

  • 話說幾年前北京花卉市場驚現三角梅的身影,大喜,買之,養之。

    (三角梅bougainvillea廣州人叫勒杜鵑,雲南人叫葉子花,古稱九重葛,系紫茉莉科寶巾屬常綠攀援或披散灌木,原產南美洲巴西。總之是南方花木,艾某在北京生活二十餘年只在植物園的溫室裏得見過。)

     

    因其南方血統,一路百般呵護小心伺候,到了夏天居然枝繁葉茂紅花朵朵,讓艾某很是自豪,恨不得以為自家小天井是全世界最美的那個小天地。當然,這類南方花木在北方過冬是個大問題,好在前兩年個頭還小,挪到屋子裏過冬,春天再搬出去就是了。可這說話就到了2008,不巧北京空氣大好,雨水豐沛,這株三角梅生長速度奇快,夏天沒過半,蹭蹭地就躥上了房頂……然後呢,還不到冬天我就開始為其如何過冬發愁了。

    正計畫如何搬運如何擺放等事宜,某同學又批評艾同學了.

    “誰讓你盡養這些個不好伺候的玩意兒!要順應自然!!這什麼梅來著,得馴化她,得讓她自己個兒適應北方的氣候”。

    “恩……這外頭擱一冬天,那要適應不了,這花兒不就沒了麼?”

    “凍著,別往屋裏搬,沒了就沒了,這叫適者生存!!懂麼?”

     “哦……”

    我被批評得啊,一時也只能語塞。

    猶豫加磨蹭又過了些時日,最後還是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把這株三角梅搬進了屋。

     

    然後呢,就冬去春來liao

     

    三月,新撒的草籽長出來liao;四月,金銀花也爬滿牆liao;五月,香椿樹都沒芽兒可吃liao。可這株三角梅愣是無動於衷,半點復蘇的跡象都沒有。大家都說沒救了,甚至是另一頭老花癡來看了,也小聲地跟L同學說,恐怕是不行了……艾同學不甘心啊,隔幾天刮開樹根看看嘟囔一通:明明還是綠色的,明明還活著的呀,就是活著的呀!誰說她死了跟誰急呀!不過心裏確也很是明白是被凍傷了,復原幾率不大,那個自責啊就甭提了,恨當時不能果斷地按計畫行事。再後來,L同學實在看我鬧心,加入了拯救計畫……

    一天兩天三天的,奇跡發生了!發芽了,長新葉子了!

     

    總之,丫終於給我活過來了!噢耶!

    就這。 

  •  

    忘了是昨天?還是前天立的夏,總之今天出門,真是覺得熱了。

    下午在院子裏抬頭看著迅速變得枝葉繁茂的香椿樹,想起Gedrge Gissing描述春天的一句話:

    當我轉向夏天時,歡樂中有點若有所失的情調。

     

    恩,好吧,我也是。

  • 2009-05-04

    錢糧de貓。 - [懒言懒语]

    L同學在錢糧拍的貓。

    本來還想發張他拍的人,放一起之後,還是貓好看。

    於是,把人給撤了。

    HAHAHAHA...... 

     

    ‘五四’快樂,同學們!

  • 2009-05-03

    ONGOING...... - [懒言懒语]

    一場關於顏色的革命。

  •  

    正在編輯製作中的《讀庫》,有篇關於海子的文章,標題為——海子的事。

    所有文字所有關於海子的事,都沒太大意外,只是讀到末尾處,忽然被一句話緊緊盯住。

    “海子離去二十年了,可是,死亡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二十年了麼?

     

    這幅圖片,上月末拍自景德鎮,當時也曾莫名想起這首詩。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喂馬、劈柴,周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願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願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願你在塵世獲得幸福

        我只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 臨時抱佛腳之草墊子。

    臨時抱佛腳之史胖子。

    臨時抱佛腳之大場子。

  • 臨行前忍不住又往東子畫的大果盤上抹了許多藍色和綠色,每天對著這幅畫吃飯喝茶時,感覺我們的日子好富足。

     整理圖片時發現,綠豆同學還拍下了我寫下今天這個標題的瞬間 (OU  LA BELLE VIE !) 。

     

    景德鎮再見東子,聽起來很簡單的朋友會晤,對我們兩個人來說,則是又一次非同凡響的約會。家都在京城的這兩隻人兒,總是不遠萬裏在各個地方碰面、工作和玩耍,奇妙之極,奇妙之極!

    更奇妙的是這兩個平日自由散漫的代言人,聚在一起時工作效率卻很高,一天能幹八百件事兒,能有上千個想法。吃飯喝茶聊天的時候手也決不閑著,不是往牆上抹嗤顏料就是搬桌子倒櫃子,說折騰就立刻馬上現在。不到一個星期工夫,我們的女生宿舍被大家七手八腳畫成了富麗堂皇的宮殿。客廳裏畫了大樹,餐廳裏畫了碩大的果盤……對了,還把所有的床都改了方位和朝向,理由是風水不對。荒了半年的工作室也迅速恢復生產並越來越有規模,邊收拾邊創作,居然每天都有東西可送進窯去燒……忙不過來時,連不到三歲的瑞貝卡都不放過,昨天還讓小傢夥一個人坐摩托車去陶瓷老廠提貨去了,想想都滿地汗珠子……綠豆盯著我們說,全北京最能禍害的人湊齊了,景德鎮算是遭了殃。(其實她自己也是個小禍害,就是速度慢些個而已,呵呵)

     這次景德鎮爭分奪秒之氣勢,著實有點嚇人,一進廠區就捨不得離開半步。有人請吃飯都是催到不行,幾個人才匆匆殺將過去,坐下就吃,吃完就走。有天因為個什麼事情8點多就回了宿舍,不到五分鐘,我和綠豆就待不住了,一對眼神兒,拔腿就走,回到黑壓壓的廠子裏點著蚊香又折騰到11點多……

     

    忘了在哪里看到一句法語:OU  LA BELLE VIE ! 未經考證,艾同學就把這句話強行翻譯成:幸福在哪里了。那麼幸福在哪里呢?仍然不太明白,只是忽然覺得,什麼樣的日子,好象都可以開心過。一時間,貌似長大了的說?!……

  • 2009-04-23

    青花 雨。 - [懒言懒语]

    第一次觸碰青花工藝,鬥膽燒了幾隻碗。

    因為落款只是一個艾字,所以叫做‘艾碗’。為了讓我們拿到這批小品,燒窯的張師傅特意提前半天起火。於是這幾隻“艾碗”昨天下午兩點出窯,晚上就和我一起匆忙回了京城。

     

    L同學看了說,碗邊兒藍色的釉象被雨淋過。

    不是故意的,不過湊巧這次離開和回來,都是雨。

     

    晚上在錢糧聽著雨工作,真好。

  • 2009-04-21

    china work! - [懒言懒语]

     

    北宋至今仍在製造並使用的“斗笠碗”。

     

    是的,艾同學和綠同學在景德鎮工作ing

    吹釉。

    入窯待燒的“艾碗”。

     

    錢糧裝修剛剛告一段落就匆匆奔赴景德鎮,臨行前L同學說,去那邊好好休息一下。我說,其實就是換個場地換個工種繼續修煉而已。總之,工作效率非常的了得,早晨8點鐘就自動醒來,乖乖吃早飯然後迅速開工。

     

    所有的藝術創造過程都是迷人而偉大的,怎捨得歇息呢?

     

    不扯了,幹活去鳥!

    北平的各位,春安!想念大家!

  • 2009-04-17

    香哦! - [懒言懒语]

    今天,吃了天底下最新鮮的香椿,摘下來五分鐘後就進了偶的嘴巴,那個香哦!

    雖然有不少人說我最近博客很糊弄事兒,今天還是累到什麼都沒得寫哦!

    明天錢糧開門了哦!可是我不在哦!匯報完了哦!

  •  

    如題。

  •  

    這樣的時代,這樣的城市,這樣的季節,這樣的天空,這樣的瑣碎,

    這樣的無奈,這樣的權衡,這樣的抉擇,這樣的生活,這樣的繼續……

     

    其實,其實真的只想藏在後面,簡單看看這世界……

     

    還是L同学。這張圖片,準確地捕捉到屬於我的情緒。

     

  • 2009-04-12

    有天。 - [懒言懒语]

    新的角度去看熟悉的事物,總有新的領悟。

     

    有天。

    拍到這樣的雍和宮。

  • 2009-04-12

    兜蘭。 - [懒言懒语]

     

    這株兜蘭,開得絕美,有種人類語言無法表達的奇異和秀麗。